[大] [中] [小] [打印]

今年1-2月天津口岸食用植物油进口量价齐增

发布时间:2017-03-23

据海关统计,今年1-2月天津口岸进口食用植物油12万吨,比去年同期(下同)增加22.7%;价值6.4亿元人民币,增长32.6%。进口平均价格为每吨5325元人民币,上涨8.1%。

一、今年1-2月天津口岸食用植物油进口的主要特点

(一)月度进口量同比增加环比减少。今年2月天津口岸进口食用植物油5.1万吨,同比增加46.3%,环比减少24.5%。进口平均价格每吨5364元,同比上涨7.8%,环比上涨1.3%。


(二)以海关特殊监管方式进口为主。今年1-2月天津口岸以海关特殊监管方式进口食用植物油6.5万吨,增加31.6%,占同期天津口岸食用植物油进口总量的54.2%。

(三)外商投资企业为进口主力。今年1-2月天津口岸外商投资企业进口食用植物油9.3万吨,增加13.1%,占同期天津口岸食用植物油进口总量的77.5%。

(四)主要进口自东盟。今年1-2月天津口岸自东盟进口食用植物油7.5万吨,增加50.5%,占同期天津口岸食用植物油进口总量的62.5%。

(五)主要进口品种为棕榈油。今年1-2月天津口岸进口棕榈油7.5万吨,增加51.3%,占同期天津口岸食用植物油进口总量的62.5%。

二、今年1-2月天津口岸食用植物油进口呈现上述特点的主要原因

(一)油脂消费需求增加,油料产量及库存减少,提振食用植物油进口。一方面,春节、元宵节等传统节日临近,零售业、餐饮行业旺盛的需求大幅刺激食用植物油的消费。而随着我国人口的增长,我国植物油消费也呈增长态势,2016/17年植物油消费3564万吨,比增2.9%[1]。另一方面,由于国内油料作物种植面积拓展及产量提升有限,国内油料生产及供应能力受制,产需缺口较大。农业部公布的1月我国农产品供需形势分析报告显示,2015/16年度,我国食用植物油产量2530万吨,比上年度减少3.1%,期末库存减少17万吨[2]。旺盛的需求及国内产量、库存造成的缺口,带动食用植物油进口量增加。

(二)海外市场供应偏紧,国内政策收紧,支撑进口价格上涨。一方面,全球油脂消费一直处于稳步增长的趋势,其中2015/16及2016/17两个年度全球油脂消费增速平均高达3.8%,远高于产量增速,也使得2016/17年度全球油脂库存消费比降低至2000/01年度以来的第二低位,供需偏紧格局凸显[3]。另一方面,今年将“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作为工作重心,“一去一降一补”即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将成为改革的重点。我国食用植物油库存减少,提振价格。海外市场供需矛盾凸显,供应收紧,而国内政策支持库存下降,支撑进口价格的上涨。

三、值得关注的问题

(一)全球食用植物油供应依然偏紧,我国食用植物油产需缺口大。2016/2017年度全球食用植物油出现恢复性增长,但库存消费比仍将继续下降,全球食用植物油供应依然偏紧。[4]一方面是食用植物油需求的快速增长,随着我国人口增长和生活水平提高,对于食用植物油的需求量不断增加。另一方面是油料作物种植面积扩大缓慢、产量提升有限,国内油料生产能力并没有得到显著改善,我国食用植物油料作物增产乏力、产能过剩,反而进一步削弱了国内食用植物油料的供给能力,产需缺口扩大。再加上外资垄断一部分食用植物油压榨行业,使得我国食用植物油产业的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

(二)我国食用植物油自给率低,油料作物利用率堪忧。我国食用植物油自给率不到40%,需要大力发展大豆等油料作物的种植,保障国内油料供给。我国作为农业大国,现在反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食用植物油和大豆的进口国。在油料作物供给紧张的情况下,我国油脂厂在加工过程中的浪费现象却非常严重。与油料作物种植面积扩大有限、产量提升有限相比,油料作物在加工过程中的浪费则更让人揪心。在劳动力成本等成本不断上涨的背景下,油料作物的浪费在加剧食用植物油自给率下降的同时,也严重降低了油脂厂的经济效益,改进油料作物加工工艺、降低油料作物浪费迫在眉睫[5]

(三)实施“走出去”战略将减少棕榈油对进口的依赖。棕榈油广泛适用于食用油、食品工业和油脂化工行业,其在我国的消费量每年约为600万吨,约占整个食用油市场的20%。然而因缺乏种植棕榈树的地缘优势,多年来,我国的棕榈油对外依赖程度较高。而随着国内企业“走出去”布局全产业链的步伐而改观,大宗油品全球市场定价话语权逐渐增强。作为我国最大的海外棕榈种植园,聚龙集团截止到2016年已完成在马来西亚20万公顷棕榈种植,棕榈油的年产量为100万吨,收益率高达35%至40%。企业也多层次拓展其产业结构,完成“棕榈种植-油脂加工-散油贸易-包装油生产供应”的实业链条,以保税仓储与港口物流为基础的物流供应链条,及初步形成了以期货交易与小额贷款等金融服务为基础的产业链条。在提高企业产值效益的同时,也将有效缓解我国油脂市场的供需缺口,进一步增强国际市场话语权。

(四)融资性进口减弱,将影响棕榈油进口。目前来看,国内棕榈油的贸易格局发生较大变化,散油市场贸易逐渐衰弱,包装油领域里以豆油为主,棕榈油在此领域无明显优势。传统棕榈油进口商通过快速、低成本的融资才能生存。同时,受国内资金回笼放缓、资金荒、国内严管融资贸易、油脂价格疲软等影响,不利于传统融资商的运转经营模式,导致企业亏损,更造成其资金链出现危机。融资进口商获得资金无法获得足够的高利润,导致融资性进口需求弱化,将影响棕榈油后续进口。

四、相关建议

一是完善油料作物生产补贴制度和保险制度,培育油料期货市场。国家应当加大油料作物种植补贴,将油料作物纳入农业保险范围并给予保费补贴,积极开展油料作物保险业务,引导企业和农民利用期货交易规避市场风险,调动农民种植食用植物油料作物的积极性,为食用植物油料作物增产助力;二是加大科研投入,改进油料作物加工工艺,提高食用植物油作物的产能,研发食用植物油作物种植技术,强化品牌运营,提升品牌附加值,促进产业可持续发展;三是推进植物油产业链建设,提高种植、加工、流通、进出口贸易等环节的组织化程度和经营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