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中] [小] [打印]

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成品油进出口量增价扬

发布时间:2017-10-23

据海关统计,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出口成品油131.7万吨,比去年同期(下同)增加25%;价值39.1亿元人民币,增长70.2%;出口平均价格为每吨2968元人民币,上涨36.1%。同期,进口成品油130.6万吨,增加11.1%;价值56.1亿元人民币,增长33.4%;进口平均价格为每吨4296元人民币,上涨20%。

一、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成品油进出口的主要特点

(一)9月份出口量减价跌,进口量增加明显。今年9月份,天津口岸成品油出口9.3万吨,同比减少58.9%,环比减少59.5%;进口15.9万吨,同比增加62.6%,环比增加4.7%。价格方面,9月份天津口岸成品油出口平均价格为每吨2606元人民币,同比下跌0.4%,环比下跌12.2%;进口平均价格为每吨4029元人民币,同比下跌2.9%,环比上涨1.6%。(见下图)


(二)出口以海关特殊监管和加工贸易方式为主,进口以海关特殊监管方式为主。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以海关特殊监管方式出口成品油63.7万吨,增加18.3%;以加工贸易方式出口55.4万吨,增加8.5%;二者合计占同期天津口岸成品油出口总量的90.4%。同期,天津口岸以海关特殊监管方式进口成品油77万吨,增加19.7%,占同期天津口岸成品油进口总量的59%;此外,以一般贸易方式进口52.5万吨,减少1%,占40.2%。

(三)国有企业为进出口主体。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国有企业出口成品油131.4万吨,增加28.7%,占同期天津口岸成品油出口总量的99.8%。同期,国有企业进口成品油68.2万吨,增加17.3%,占同期天津口岸成品油进口总量的52.2%。

(四)主要出口至东盟和巴拿马,进口主要来自东盟和新加坡。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对东盟出口成品油46.8万吨,增加4.7%;对巴拿马出口45万吨,增加54.7%;二者出口合计占同期天津口岸成品油出口总量的69.7%。同期,天津口岸自东盟进口成品油52.5万吨,增加10.6%;自韩国进口50.5万吨,增加5.4%;二者进口合计占同期天津口岸成品油进口总量的78.9%。

(五)出口主要为柴油和5~7号燃料油,进口主要为润滑油基础油和5~7号燃料油。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出口柴油69.5万吨,增加32.8%;出口5~7号燃料油57.7万吨,增加25.5%;二者合计占同期天津口岸成品油出口总量的96.6%。同期,天津口岸进口润滑油基础油59.3万吨,增加1.5%;进口5~7号燃料油54.9万吨,增加38%;二者合计占同期天津口岸成品油进口总量的87.4%。

二、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成品油进出口量增价涨的主要原因

(一)原油价格上涨导致成品油价格上扬。一是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举行独立公投,地缘政治风险等级加大,国际原油价格上涨。二是持续的欧佩克和非欧佩克联合减产。据欧佩克发布的9月份报显示,当月欧佩克产量环比下滑7.9万桶/天,减产执行率99%。目前,欧佩克正考虑继续延长减产时间,加大减产力度。原油价格受供给的影响震荡走高,成品油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成本增加,今年前三季度价格总体呈上涨趋势。

(二)国内成品油市场竞争激烈促使企业增加出口。在我国成品油产能过剩、市场供大于求的情况下,炼油企业在国内市场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截止到2016年底,国内炼厂一次装置能力已达8.37亿吨,同比涨幅4.12%,而2017年预计将有接近4000万吨的新增产能投产,国内炼油能力继续扩大,成品油供应量将攀升。为化解部分过剩产能,炼油企业加大成品油出口,导致天津口岸成品油出口增加。

(三)我国与东盟关系持续加强,使得天津口岸成品油进口增加。2013年,我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方针,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促进各方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东盟作为“一带”的重要节点,近来我国与东盟关系持续加强,特别是杜特尔特2016年5月当选菲律宾总统并于2016年10月访华,以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017年9月19日-21日访华等东盟国家领导人来访,增强了我国与东盟间多方位的经贸合作,极大促进了成品油进口。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自东盟进口52.5万吨,增加10.6%。

三、值得关注的问题

(一)环保整治加大力度,将对成品油进口造成一定影响。按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的要求,天津于9月30日24时起全面供应符合国家第六阶段标准车用汽、柴油,提前进入到“国六”时代;10月1日起,实行车用柴油、普通柴油、内河和江海直达船舶燃料油“三油并轨”。同时,进一步加强对油品的监管,开启了油品升级和油品监管双轮驱动的大幕。供应“国六”油是严格执行国家环保政策的必然要求,是有效推动天津环境质量改善的重要举措。随着“国六”标准的实行,政府将不断加大对成品油市场的监督管理和质量检查,由于进口成品油与“地炼”成品油的品质差异,“地炼油”的市场占有率将受到一定冲击,一定程度上促进进口成品油的增加[1]

(二)炼化行业竞争激烈,国内成品油供过于求局面难见缓解。今年6月份,浙江石化40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的开工,让民营炼化巨头引起市场的关注。到2018年,恒力石化2000万吨/年的项目和浙江石化2000万吨/年的项目即将建成,投产之后二者将跻身我国前十大炼厂。与此同时,中石化等国企也在炼化板块不断发力。据了解,中石化计划“十三五”期间,投资2000亿元,优化升级打造茂湛、镇海、上海和南京四个世界级炼化基地。四大基地优化升级后,总炼油能力将达到1.3亿吨/年,新增4000万吨/年的产能。炼化企业的持续投产,使得我国成品油供应仍将长期处于过剩局面。

(三)成品油出口配额收紧,对成品油出口造成一定影响。9月,商务部公布2017年第四批加工贸易出口配额,本次配额数量累计164.4万吨,其中汽油13万吨,柴油37.5万吨,航煤113.9万吨。截止到目前,本年度加工贸易出口配额累计下发2644万吨,一般贸易出口配额1159万吨,累计下发3803万吨,较去年累计下发配额数量减少704.5万吨,跌幅15.6%,略低于2016年全年3820万吨的成品油出口总量[2]。另外,第四批加工贸易出口配额仅下发给中石化和中石油,且产品以航煤为主,主要考虑到保证保税航煤需求。而汽柴油出口配额数量较为有限,由于本年度汽油产量增速收窄,而柴油需求表现强劲,且国内成品油库存水平亦持续回落,为保证国内资源供应,国家出口配额下放力度减缓。成品油出口配额收紧,对成品油出口影响值得关注。

四、相关建议

一是建立健全成品油供应体系,加强供求关系监控,确保市场稳定。二是国家应加大宏观调控力度,严控新增产能,抑制炼油产能过剩,防范行业风险,做到从源头上整体把控。三是密切关注国际、国内成品油供求情况,适时调整成品油进出口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