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中] [小] [打印]

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铁矿砂进口量减价扬

发布时间:2017-10-23

据海关统计,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进口铁矿砂2905万吨,比去年同期(下同)减少14.6%;价值140.1亿元人民币,增长23.4%。进口平均价格为每吨482.2元人民币,上涨44.6%。

一、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铁矿砂进口的主要特点

(一)9月当月铁矿砂进口明显量减价涨。今年9月份天津口岸进口铁矿砂250.5万吨,同比减少38.4%,环比减少20.5%。同期,天津口岸铁矿砂进口平均价格为每吨465.7元人民币,同比上涨25.5%,环比上涨14.4%。(见下图)

(二)几乎全部以一般贸易方式进口。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以一般贸易方式进口铁矿砂2905万吨,减少14.6%,占同期天津口岸铁矿砂进口总量的比例近100%。

(三)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为进口主力。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国有企业进口铁矿砂1757万吨,减少28.7%;民营企业进口铁矿砂602.3万吨,增加11.8%。二者合计占同期天津口岸铁矿砂进口总量的81.2%。

(四)主要进口自澳大利亚和巴西。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自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砂2099万吨,减少17.3%;自巴西进口铁矿砂438.4万吨,减少25.4%。二者合计占同期天津口岸铁矿砂进口总量的87.3%。

二、今年前三季度天津口岸铁矿砂进口呈现量减价涨的主要原因

(一)价格、政策等因素使得铁矿砂进口量减少。价格方面,2016年1月以来,钢铁价格反弹累计已上涨超过30%,在近十年的钢铁价格反弹历程中,涨幅仅次于2009年4-7月的36%,在钢铁市场长期低迷的前提下,钢铁价格面临极大的冲高回落可能,铁矿砂消费出现观望态势。产量方面,当前钢厂高炉开工率与历史同期相比处于相对低位,部分钢厂仍处于限产状态,推迟复产的钢厂偏多,而且由于去年多数钢厂大幅亏损,银行继续对亏损钢企放贷的意愿降低,导致钢厂融资难度增加。国家宏观调控方面,陆续出台的关于钢铁行业去产能政策,要求从2016年开始,用五年时间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这都给铁矿砂进口带来影响。

(二)多种原因推动铁矿砂价格持续高位。今年1月至今进口铁矿砂价格虽有所下跌,但相比去年处于高位徘徊,同时作为互补品的焦炭以及铁矿砂下游成材市场钢坯等产品整体也明显呈现走高趋势,这对铁矿砂市场需求利好提振。今年8月蒙古国对我国出口焦煤量大幅下滑,这使焦炭进口价格继续走高,国内钢厂进一步调整高炉粉块比例,球团矿更是备受青睐,一度突破近年来新高,这无疑给本就走势良好的铁矿砂再添助力,钢厂对高品质主流矿的需求仍在。上述因素导致进口铁矿砂价格持续高位。

三、值得关注的问题

(一)关注铁矿砂价格震荡回落风险。从周期规律来看,钢价上涨会带动铁矿价格上涨。除了生产垄断性的特性之外,铁矿砂还有贸易垄断性,这造成现货价格上涨以及期货价格上涨,涨幅在矿价上行过程中被扩大,超过本轮钢厂的钢价涨幅。由于前期涨幅较大,钢厂对高价抵触情绪渐显,且部分钢厂经过前一段时间的补库,采购情绪将渐趋理性,未来预期港口成交将逐步回落,看涨情绪逐渐降温。随着全面取缔“地条钢”,废钢资源也明显增多,铁矿砂市场供求依然呈供大于求的格局,港口库存仍旧高居不下利空牵制。短线来看,铁矿砂走势或仍旧趋强,但难免存在冲高回落风险,预计近期铁矿砂价格难走出震荡格局。

(二)国内环保高压政策值得关注。我国决心大力控制低位矿石烧结厂引起的污染,这些工厂将低品位铁矿砂与其他材料在高温下混合,从而生产出可以直接放入高炉的产品。而这一过程正是污染和产生硫氧化物的主要来源。同时,高品位的进口球团矿溢价也使得钢厂再次转向增加部分块矿配比以应对限产问题,块矿溢价也由0.2美元/干吨度上涨至0.27美元/干吨度,为2015年初至今的最高水平[1],这对短期内国内钢材市场有了明显支撑。

(三)高品位矿库存存在缺口8月全国港口铁矿砂库存13473万吨,环比下跌758万吨,自钢厂外矿依存度逐步提升后,港口库存已连续2个月下降,累计下跌1120万吨[2]。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是7月份澳洲地区事故与检修频繁所致,另一方面也与印度雨季造成发货量大降有关。但巴西到港量本月有明显增加,因而在澳洲高品粉库存小幅下降的趋势下,依然使得整体高品粉矿库存走高。从铁矿砂供应角度来看,9月份通常为国外矿山发运旺季,近几年9月发运量较8月均有较明显的增量,近期发运逐步恢复的情况也符合季节性走势。但7-8月高品粉矿库存缺口已累计500万吨,9月不能及时弥补缺口。

四、相关建议

一是持续监控国内国际铁矿砂价格变动趋势,适当考虑采取一定贸易措施调控国内市场价格,进一步加大对国内矿山行业的政策支持,促进国内铁矿行业发展。二是予以环保技术方面支持,引导我国钢铁企业转变生产模式,合理运用我国低位矿铁矿砂,降低铁矿砂进口依存度。三是加强铁矿砂进口价格后续监管核查力度,防止低价矿砂流入冲击国内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