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中] [小] [打印]

今年1-11月天津口岸对韩出口增长进口下降

发布时间:2017-12-22

据海关统计,今年1-11月天津口岸对韩国进出口914.3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同)增长3.1%。其中,出口413.2亿元人民币,增长15.9%;进口501.1亿元人民币,下降5.5%;贸易逆差87.9亿元人民币。

一、今年1-11月天津口岸对韩国进出口的主要特点

(一)11月份对韩进出口值增长。今年11月份天津口岸对韩进出口87.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4%。其中,对韩出口38.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3%;自韩进口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1%。(见下图)

(二)进出口均以一般贸易方式为主。今年1-11月天津口岸以一般贸易方式对韩出口299.1亿元人民币,增长25%,占同期天津口岸对韩出口总值的72.4%。同期,以一般贸易方式自韩进口305.7亿元人民币,下降9.4%,占同期天津口岸自韩进口总值的61%。

(三)民营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为出口主体,进口以外商投资企业为主。今年1-11月天津口岸民营企业对韩出口174.5亿元人民币,增长29.3%;外商投资企业对韩出口138.1亿元人民币,下降10.8%;二者合计占同期天津口岸对韩出口总值的75.7%。同期,外商投资企业自韩进口373.4亿元人民币,下降14%,占同期天津口岸自韩进口总值的74.5%。

二、今年1-11月天津口岸对韩出口增长进口下降的主要原因

(一)韩国经济持续向好,促使天津口岸对韩出口增长。韩国银行(央行)12月1日发布了《2017年第3季度国民收入(暂定)》报告,初步核实第3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为392.51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39亿元),环比增长了1.5%,同比增长3.8%[1]。韩国开发研究院(KDI)12月6日发布《2017下半年经济展望》,认为最近韩国制造业生产快速增长将拉高经济增幅,预测2017年和2018年经济增长率为3.1%和2.9%,较4月提出的预期分别提高0.5和0.4个百分点[2]。韩国经济增长且向好发展,导致天津口岸对韩出口增长。

(二)我国在精密制造、新能源汽车、工业机器人、无人机、轨道交通装备等制造业领域飞速发展,使得天津口岸自韩进口下降。11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1.8%,比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也处于高位运行,制造业继续保持稳中有升的发展态势[3]。其中,我国精密机械行业深度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在技术、资金、人才等诸多因素的推动下,我国的精密零件加工行业整体已经取得了飞跃式发展,某些方面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1-10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51.7万辆和49.0万辆,同比分别增长45.7%和45.4%[4]。对当前工业机器人自主品牌制造企业的调查中,近90%的企业上半年新增订单同比增长,其中70%的企业增幅都超过20%。此外,我国已连续四年成为全球第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5]。在消费类无人机领域,我国产量的80%以上出口国际市场,国际市场份额达到70%。作为中国制造的“新名片”,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轨道交通装备系列产品成功进入国际市场,相继在土耳其、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印尼、老挝等国家登陆[6]。我国在制造业相关领域的飞速发展,导致天津口岸自韩国进口值下降。

三、值得关注的问题

(一)韩国加大对我国市场的重视或将促进其对华出口。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12月5日表示,韩国需要通过提振出口创造更多就业岗位,政府将改善各项相关制度,全力推动出口发展,力争开创贸易规模2万亿美元的时代[7]。据韩联社报道,韩国贸易协会11月14日在韩中两国就修复双边关系达成一致后,首次向中国派遣贸易促进团。此次派遣的贸促团由食品、化妆品、生活用品、时装百货等领域的29家企业代表组成,赴北京、上海等地同当地客商进行商务洽谈[8]。同时,韩国重视我国“厕所革命”的经济影响。有分析称,从2015年至今我国进行的“厕所革命”已投入资金超过200亿元,如果“厕所革命”范围拓展到全境,预测投入资金规模或将达到目前的100倍。韩华化学正以PVC材料为基础,借助“厕所革命”攻占中国市场,同时还计划不断拓展高附加值化学产品氯化聚氯乙烯(CPVC)的需求[9]。韩国如何调整对外出口结构及政策值得进一步关注。

(二)韩央行或继续上调基准利率引关注。韩央行于上月30日决定将基准利率由1.25%上调至1.5%,结束了持续17个月的“历史最低利率时代”,海外投行预测,韩央行明年将稳步上调利率[10]。一方面,韩国出口强劲提供加息基础。韩联社1日报道,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12月1日发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韩国11月出口同比增加9.6%,连续13个月保持增势,达496.7亿美元,创历史同期新高就,最大亮点是对华出口增加20.5%,达140.2亿美元,创月度对华出口的历史新高[11]。另一方面,受美国税改外溢效应影响,亚洲各国要防止通涨超预期所带来的金融波动,包括股市回落以及资本外流等[12]。韩央行明年是否还将继续上调利率,以及市场对此反应值得关注。

(三)我国对韩国等国进口甲基异丁基(甲)酮采取反倾销措施,同时对原产于韩国的进口太阳能级多晶硅的反倾销税率进行幅度调整商务部20日发布公告,初步裁定原产于韩国、日本和南非的进口甲基异丁基(甲)酮存在倾销,国内甲基异丁基(甲)酮产业受到实质损害,而且倾销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决定采用保证金形式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根据裁定,自11月20日起,进口经营者在进口原产于韩国、日本和南非的甲基异丁基(甲)酮时,应依据裁定所确定的各公司的倾销幅度(15.9%-190.4%)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提供相应的保证金[1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倾销条例》有关规定,自2017年11月22日起,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将原产于韩国的进口太阳能级多晶硅的反倾销税率调整为4.4%-113.8%不等[14]。我国对韩国的进口甲基异丁基(甲)酮以及进口多晶硅采取反倾销措施,或将对中韩贸易产生一定影响。

四、相关建议

一是密切关注韩国国内政策走向及宏观经济态势,研究其对中韩贸易发展带来的影响。二是对韩国利率调整产生的影响进行研究,并继续跟踪,做好应对工作。三是密切关注韩国等国共聚聚甲醛等商品进口情况,采取合法手段保护国内产业健康发展,关注反倾销措施实施后相关市场情况。